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教材

安宫牛黄丸(牛黄丸)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组成】牛黄一两(30g) 郁金一两(30g) 犀角(水牛角代)一两(30g) 黄连一两(30g) 朱砂一两(30g) 梅片二钱五分(7.5g) 麝香二钱五分(7.5g) 真珠五钱(15g) 山栀一两(30g) 雄黄—两(30g) 黄芩—两(30g)
       【用法】上为极细末,炼老蜜为丸,每丸一钱(3g),金箔为衣,蜡护。脉虚者人参汤下,脉实者银花、薄荷汤下,每服一丸。大人病重体实者,日再服,甚至日三服;小儿服半丸,不知,再服半丸(现代用法:以水牛角浓缩粉50g替代犀角。以上11味,珍珠水飞或粉碎成极细粉,朱砂、雄黄分别水飞成极细粉;黄连、黄芩、栀子、郁金粉碎成细粉;将牛黄、水牛角浓缩粉及麝香、冰片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加适量炼蜜制成大蜜丸。每服1丸,每日1次;小儿3岁以内1次1/4丸,4-6岁1次1/2丸,每日1次;或遵医嘱。亦作散剂:按上法制得,每瓶装1.6g。每服1.6g,1日1次;小儿3岁以内1次0.4g,4~6岁1次0.8g,1日1次;或遵医嘱)。
       【功用】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主治】邪热内陷心包证。高热烦躁,神昏谵语,舌謇肢厥,.舌红或绛,脉数有力。亦治中风昏迷,小儿惊厥属邪热内闭者。
       【方解】本方证因温热邪毒内闭心包所致。热闭心包,必扰神明,故高热烦躁、神昏谵语;“温邪内陷之证,必有粘腻秽浊之气留恋于膈间”(《成方便读》),邪热夹秽浊蒙蔽清窍,势必加重神昏;舌为心窍,热闭窍机,则舌謇不语;热闭心包,热深厥亦深,故伴见手足厥冷,是为热厥。所治中风昏迷、小儿高热惊厥,当属热闭心包之证。治以清热解毒、开窍醒神为法,并配辟秽安神之品。方中牛黄苦凉,清心解毒,辟秽开窍;水牛角咸寒,清心凉血解毒;麝香芳香开窍醒神。三药相配,是为清心开窍、凉血解毒的常用组合,共为君药。臣以大苦大寒之黄连、黄芩、山栀清热泻火解毒,合牛黄、犀角则清解心包热毒之力颇强;冰片、郁金芳香辟秽,化浊通窍,以增麝香开窍醒神之功。佐以雄黄助牛黄辟秽解毒;朱砂、珍珠镇心安神,以除烦躁不安。用炼蜜为丸,和胃调中为使药。原方以金箔为衣,取其重镇安神之效。本方清热泻火、凉血解毒与芳香开窍并用,但以清热解毒为主,意“使邪火随诸香一齐俱散也”(《温病条辨》)。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热陷心包证的常用方,亦是凉开法的代表方。凡神昏谵语属邪热内陷心包者,均可应用。临床应用以高热烦躁,神昏谵语,舌红或绛,苔黄燥,脉数有力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用《温病条辨》清官汤煎汤送服本方,可加强清心解毒之力;若温病初起,邪在肺卫,迅即逆传心包者,可用银花、薄荷或银翘散加减煎汤送服本方,以增强清热透解作用;若邪陷心包,兼有腑实,症见神昏舌短、大便秘结、饮不解渴者,宜开窍与攻下并用,以安宫牛黄丸2粒化开,调生大黄末9g内服,先服一半,不效再服;热闭证见脉虚,有内闭外脱之势者,急宜人参煎汤送服本方。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中毒性痢疾、尿毒症、肝昏迷、急性脑血管病、肺性脑病、颅脑外伤、小儿高热惊厥以及感染或中毒引起的高热神昏等属热闭心包者。
       4.使用注意 本方孕妇慎用。
       【附方】
       牛黄清心丸(《痘疹世医心法》) 黄连五钱(15g) 黄芩 栀子仁各三钱(各9g) 郁金二钱(6g) 辰砂一钱半(4.5g) 牛黄二分半(0.65g) 上为细末,腊雪调面糊为丸,如黍米大。每服七八丸,灯心汤送下(现代用法:以上6味,将牛黄研细,朱砂水飞或粉碎成极细粉,其余黄连等四味粉碎成细粉,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加炼蜜适量,制成大蜜丸,每丸重1.5g或3g。口服,小丸1次2丸,大丸1次1丸,1日2-3次;小儿酌减)。功用:清热解毒,开窍安神。主治:温热病热闭心包证。身热烦躁,神昏谵语,以及小儿高热惊厥,中风昏迷等属热闭心包证者。
       本方出自明?万全《痘疹世医心法》,又称万氏牛黄清心丸、万氏牛黄丸。安宫牛黄丸是在牛黄清心丸基础上加味而成,即加水牛角清心凉血解毒,麝香、冰片芳香开窍,珍珠、金箔镇心安神,雄黄助牛黄辟秽解毒。两方功用、主治基本相同,安宫牛黄丸较牛黄清心丸药重而力宏,而牛黄清心丸清热开窍、辟秽安神之力稍逊,适用于热闭之轻证。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温病条辨》卷l: “邪人心包,舌謇肢厥,牛黄丸主之,紫雪丹亦主之。”“温毒神昏澹语者,先与安富牛黄丸、紫雪丹之属,继似清宫汤。”
       2.方论选录 吴瑭《温病条辨》卷1:“此芳香化秽浊而利诸窍,咸寒保肾水而安心体,苦寒通火腑而泻心用之方也。牛黄得日月之精,通心主之神。犀角主治百毒,邪鬼瘴气。真珠得太阴之精,而通神明,合犀角补水救火。郁金草之香,梅片木之香,雄黄石之香,麝香乃精血之香,合四香以为用,使闭固之邪热温毒深在厥阴之分者,一齐从内透出,而邪秽自消,神明可复也。黄连泻心火,栀子泻心与三焦之火,黄芩泻胆、肺之火,使邪火随诸香一齐俱散也。朱砂补心体,泻心用,合金箔坠痰而镇固,再合真珠、犀角为督战之主帅也。”
       【临床报道】
       台氏对37例中风出现昏迷、抽搐的患者,随机分成两组,治疗组使用安宫牛黄丸溶化鼻饲,对照组用安定(鲁米那)、卡马西平和二磷胆碱常量。结果:治疗组和对照组昏迷、抽搐改善,总有效率分别为78.95%和44. 44%,有显著性差异。认为对于中风昏迷或抽搐的患者早期使用安宫牛黄丸具有一定临床意义。[台银科,等,安宫牛黄丸治疗中风昏迷、抽搐37例。中国中医急症1999;8(1):32]
       【实验研究】
       实验证明,给家兔口服安宫牛黄丸混悬液lOml/kg (0.4g/kg),能明显降低百日咳杆菌0.5 ml/kg和美国大肠杆菌内毒素lug/kg混合液兔耳缘静脉注射所致的脑脊液乳酸脱氢酶(LDH)活性的升高,提示本方对细菌、内毒素性脑损伤细胞有一定的保护作用。进一步研究表明,染毒16个小时后,两组动物脑脊液LDH活性的变化与脑组织化学LDH活性的改变基本一致,对照组兔脑脊液LDH值在染毒后明显升高,同时脑组织化学LDH的酶学反应也增强、而用药组兔脑脊液LDH值在染毒后没有升高,同时脑组织化学LDH的酶学反应也没有对照组明显。说明脑脊液中LDH活性的增高,主要来源于脑组织细胞的损害,从而进一步证实安宫牛黄丸对脑组织细胞的保护作用,这种保护作用可能是其开窍醒神作用的原理之一。[刘涛,等,安宫牛黄丸对兔脑脊液乳酸脱氢酶、脑组织化学乳酸脱氧酶的影响。江苏中医杂志1987;8(6):33]
       

同类方剂

第十章 开窍剂
第一节 凉开
安宫牛黄丸(牛黄丸) 紫雪 至宝丹 
第二节 温开
苏合香丸(吃力伽丸)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