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消水散药效学研究
作者:郭新美, 王树荣, 荣学东    
作者单位:山东省胸科医院,山东 济南 250013

《时珍国医国药》 2007年 第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摘要】 
       目的研究消水散治疗结核性胸水的机制。方法运用灌胃给药途径观察其对小鼠在促进结核性胸水的消退、抗慢性增生性炎症中的作用及其对小鼠胸腺、脾脏的重量和血清溶血素水平的影响。结果该制剂具有良好的加速结核性胸水的消退及一定的抗慢性炎症作用,并可增强机体的免疫功能。结论消水散对结核性胸水的治疗作用主要在于能加速消水、抗炎及增强免疫功能。
       【关键词】  消水散; 药效学
       
       Pharmacodynamics Study on Xiaoshui Powder
       GUO Xinmei, WANG Shurong, RONG Xuedong
       Shandong Provincial Chest Hospital, Jinan 250013,China
       Abstract:ObjectiveTo study the treatment mechanism of Xiaoshui powder on tuberculous pleurisy.MethodsTo observe the effects of Xiaoshui powder on promoting extinction of tuberculous pleural fluid of Mus musculus albus with the administration route of lavage,counteracting Chronic hyperplastic inflammation ,and in their weight of thymus gland and spleen of mouse, as well as the level of serumal hemolysin.ResultsXiaoshui powder could promote  extinction of tuberculous pleural fluid and counteract Chronic hyperplastic inflammation and reinforce immune function. ConclusionXiaoshui powder can speed up the extinction of fluid and resist inflammatory and reinforce immune function.
       Key words:Xiaoshui powder;  Pharmacodynamics
        消水散是在老中医经验方(生黄芪、丹参、枸杞子、百部等)的基础上加减并经现代工艺研制而成的散剂,具有利水消肿、养阴健脾的功效,用于结核性胸水的治疗有较好的临床效果。为进一步阐明该药的治疗机理,笔者按卫生部中药新药研究指南[1]的基本要求对其进行了药效学研究。现报道如下。
       1  器材
       1.1  药物消水散 (山东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提供,每毫升相当于含有生药1.5g)、呋噻米注射液(泗水希尔康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批号0307021),玉屏风颗粒(广东环球制药有限公司,批号050902),琼脂(青岛海洋化工厂,批号031104),XS-225A电子天平(瑞士Precisa公司生产),结核分枝杆菌菌株:用我院传代的标准人型结核菌株H37Rv在改良罗氏培养基上培养3周,刮取菌落,用电子秤称重量。研磨匀浆后用生理盐水稀释制成每毫升含菌量0.03 mg的悬液备用。
       1.2  仪器UA-2100型分光光度计(尤尼柯仪器有限公司生产),DZKW-C型恒温水浴(黄晔市卸甲电器厂),DL-5-B型离心机(上海安亭科学仪器厂)。
       1.3  动物昆明系小鼠 (由山东大学动物实验中心提供,鲁动质字D20040923)。实验动物购入后在实验室条件下适应性饲养一周后在大鼠右侧腹股沟内侧备皮、消毒,卡介苗(BCG)悬液0.1 ml(0.06 mg)皮内注射。BCG为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批号S20013038。
       2  方法
       2.1  动物模型的制备 
       健康小鼠100只,体重20~23 g,雄雌各半,按体重性别随机均分为5组,其中3组灌胃不同剂量的消水散,0.2 ml/10 g,1次/ d,连续7 d。对照组、呋噻米组同时灌胃等容量生理盐水。实验第8天实验前1 h,给呋噻米组动物灌服呋噻米。小鼠于接种BCG后5周作胸腔穿刺术。先胸部备皮,用地西泮注射液0.3 ml/只肌肉注射,5 min后以5号针头从右侧肋弓角顶点紧贴剑突侧缘作胸腔穿刺,约进针0.5 cm后注入结核分枝杆菌悬液1ml,第2天以顺利抽出胸腔积液为模型建立成功。实验时将各组动物用苦味酸标记、称重。胸腔内注入后第2,5,10,15,20天处死小鼠。每只大鼠肌肉注射地西泮溶液0.4 ml后,剪开腹部皮肤,腹主动脉放血至死。然后用剪刀从剑突处沿胸骨剪开皮肤和胸骨,暴露双侧胸腔。观察胸腔积液在胸内的分布收集、记录胸腔积液量。注射后每隔2 h用电子天平称量动物体重1次并记录,连续4次。
       2.2  消水散抗慢性增生性炎症实验[2,3]取健康小鼠100只,体重20~23 g,雄雌各半,按体重性别随机均分为5组;分别灌喂生理盐水、不同剂量的消水散以及玉屏风颗粒,0.2 m1/10 g,1次/d,连续13 d。实验第1天动物均右侧腋窝皮下注射2%琼脂0.5 ml/只。实验第14天,将动物脱颈椎处死,仔细剖取皮下琼脂块,用精密电子分析天平称量其湿重。
       2.3  消水散对幼鼠胸腺、脾脏重量的影响[2,3]健康小鼠100只,体重13~15 g,雄雌各半,按体重性别随机均分为5组;分别灌胃生理盐水、不同剂量的消水散以及玉屏风颗粒,0.2 ml/10 g,1次/d,连续7 d。实验第8天,将动物脱颈椎处死,仔细剖取动物胸腺、脾脏,置入Bounis中固定24 h,仔细剔除附着的结缔组织,分析天平称重,计算胸腺、脾脏重量系数(mg/10 g组织)。
       2.4  消水散对小鼠血清溶血素水平的影响[2,3]健康小鼠100只,体重13~15 g,雄雌各半,按体重性别随机均分为5组;分别灌胃生理盐水、不同剂量的消水散以及玉屏风颗粒,0.2 ml/10 g,1次/d,连续7 d。
        实验第1天动物均腹腔注射5%鸡红细胞液0.2 ml/只刺激动物免疫。实验第8天,摘取动物眼球取血(不加抗凝剂),离心3 000 r/min,10 min;所得血清用生理盐水稀释100倍;取稀释血清l ml,加入5%鸡红细胞液0.5 ml,10%补体0.5 ml,混匀;在37℃水浴温育30 min,0℃冰水终止反应。将上述液体离心,3 000 r/min,10 min;取上清液于分光光度计540 nm处测定吸光度(OD值),  以OD值大小反映血清溶血素水平的高低。
       2.5  实验数据处理采用SASS8.0统计软件进行处理。
       3  结果
       3.1  消水散促进结核性胸水消退情况结果见表1。胸腔镜和胸膜活检的病理发现50%~80%的结核性胸膜炎患者其胸膜有典型的结核结节,提示结核分枝杆菌直接侵袭胸膜引起胸膜炎症并产生胸腔积液[4],这成为胸腔内注入结核分枝杆菌以建立结核性胸膜炎的动物模型的依据。本研究采用减毒活结核分枝杆菌直接注入大鼠的胸腔内,试图建立结核性胸膜炎并发胸腔积液的实验性动物模型,再给小鼠分别灌胃消水散、盐水及呋噻米后,以观察其对胸水消退的程度。实验结果显示,消水散3种剂量均可加速结核性胸水的消退(P<0.05);其中以小剂量的消水散效应稍微优于其它两种剂量。表1  消水散促进结核性胸水消退实验结果(略)
       3.2  消水散抗慢性增生性炎症情况结果见表2。3种剂量的消水散均具有一定的抗慢性炎症作用;小剂量的消水散抗炎效应与对照组比较可见显著性差异(P<0.05)。该实验与上述实验均未呈现消水散的量-效关系,  出现该现象的原因不清,可能与中药方药具有最适治疗剂量有关。表2  消水散抗慢性增生性炎症实验结果(略)
       3.3  消水散对幼鼠胸腺、脾脏重量的影响结果见表3。在有关免疫功能实验中,可以观察到连续给动物灌服消水散,可以增加幼小动物胸腺、脾脏的重量系数;在增加胸腺重量系数方面,大、中剂量的消水散与对照组比较可见显著性差异(P<0.05);在增加脾脏重量系数方面,  3种剂量的消水散有一定作用趋势;这表明消水散可以增强机体非特异性免疫功能。表3  消水散对幼鼠胸腺、脾脏重量的影响(略)
       3.4  消水散对小鼠血清溶血素水平的影响结果见表4。血清溶血素水平测定结果显示,消水散可提高血清溶血素水平,  中剂量消水散作用更加显著,意味其具有体液免疫增强功能。表4  消水散对小鼠血清溶血素水平影响实验结果(略)
       4  讨论
        近年来,结核病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呈现回升趋势, 结核性胸膜炎的发病率也有所增加。结核性胸膜炎是临床常见病,是结核分支杆菌及其代谢产物进入高敏状态的机体胸膜所引起的胸膜炎症,可同时伴有或无明显的肺部结核病灶[5]。迟发性超敏反应在结核性胸膜炎发病中起重要作用,若机体免疫力低,变态反应不很强时,可发生干性胸膜炎;若机体免疫力高,变态反应很强时,则可发生渗出性胸膜炎,产生胸腔积液,即结核性胸水,量多少不等,为浆液性、浆液纤维素性或纤维素性,少数为血性。大多数结核性胸水在积极的抗结核治疗及胸腔穿刺抽液下,疗程内可完全吸收治愈,但仍有许多病人会出现胸水吸收慢、吸收不彻底,乃至病情迁延不愈,最后导致胸膜肥厚、胸廓塌陷,给病人带来痛苦。
        结核性胸膜炎在中医则属“饮证”范畴,名曰“悬饮”,多由中焦阳虚,不能温阳化水,以致水饮内停,水气凌心射肺而致[6]。消水散系由生黄芪、丹参、云苓、泽泻、车前子、猪苓等中药组成的方药,具有利水渗湿、补益气血之功效,临床用于治疗结核性胸水具有显著疗效。本研究主要目的是根据该方药的功效主治,从动物实验角度观察该方药的有关药效学效应。
        实验结果表明,消水散具有良好的加速结核性胸水消退、一定的抗慢性炎症作用;可增强机体的免疫功能。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政管理局.中药新药研究指南[M].1994:60.
       
       [2]李仪奎.中药药理实验方法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49.
       
       [3]王树荣. 中药药理实验[M].济南:山东中医药大学出版社,2002:57.
       
       [4]李嫣红,谢灿茂.结核性胸膜炎的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国外医学·内科学分册,2002,29:373,376.
       
       [5]王德理. 实用结核病防治学[M].济南山东科技出版社,1992:111.
       
       [6]杨军玉. 苓桂术甘汤治顽固性积液2则[J].国医论坛,1997,12(6):17.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