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梦回伤寒四大金刚
第八回:庆堂天佑同治病
现代 · 黄仕沛
下载:梦回伤寒四大金刚.txt
本书全文检索: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上回讲到萧遥终于决定留下来了。从那天起,他和萧遥便一起在集易草庐跟着易巨荪看病。
       这天来了两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一进门看见易巨荪,便急切地说:“易先生,可找到你了,赶紧跟我走吧,等着你去救命呢”。
       易巨荪看见来人,便问:“李秀才,你这是为什么啊?连黎先生也来了”。
       来的这两个男子都是易巨荪的好朋友,所谓“心性之交”,一个中等身材,斯斯文文,他叫李绮珊;另一个四十来岁,身材魁梧,穿着青灰色的长衫,他姓黎,名天佑,也就是伤寒四大金刚之一的黎庇留。
       李绮珊说:“我们家太夫人,患腹痛,手足汗出,故请两位先生去看”。
       易巨荪说:“李秀才是饱学之士,亦通医术,在下不好班门弄斧吧”。
       李绮珊深深一揖:“你我三人乃至交好友,易先生为何要取笑在下。在下只是略读过些医书,经常得两位先生指点,甚是感激,医术怎么可以和两位先生相比”。
       萧遥在一边听见,简直乐坏了,师傅和黎庇留要一起看病了,这场戏一定很精彩。他说:“师傅,赶紧去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易巨荪听了,瞪了他一眼,萧遥马上不敢说话了。易巨荪一边劝慰李绮珊,一边跟他走。
       萧遥拉着孟飞,赶紧跟在后面。易巨荪看他俩跟着,又瞪了萧遥一眼,没说什么,于是萧遥便拉着孟飞一直跟到李绮珊的家。
       查看病人后,易巨荪说:“此阳虚阴寒之证,当用四逆汤,黎先生认为如何?”
       黎庇留点点头:“易先生所言极是,此乃四逆汤证。如果像时医一般,一见腹痛便用芍药甘草汤治疗,那很容易会贻误病情,害人性命了”。
       李太夫人服了几剂药就好了。
       过了几天,他们再去看李太夫人的时候,李绮珊说“小妾病了很多天了,请了很多大夫都没治好,也请你们二位去看看吧”。
       李绮珊的妾侍吕氏,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平时没有什么病。这次是十多天前,月经后,突然出现恶寒发热,伴有腹痛,已经请过很多大夫,用或清或温的办法,均无效。此时因为肚子痛得实在太厉害,正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几乎都痛得要在床上打滚了,怪不得李绮珊会那么着急。
       易巨荪问了一下吕氏平时月经的情况,吕氏答道:“我平素月经都很正常,不会腹痛,这次没有见到血块,也没有其他特殊的情况。就是月经快完的时候,受了凉,就开始不舒服了”。
       易巨荪问:“这些天,你是一直都恶寒发热吗?”吕氏答道:“是啊,一到下午就发作,发冷得厉害,发热倒不是很严重,每次大约持续两个小时”。
       易巨荪问:“肚子痛呢?”吕氏答道:“开始不是很痛,后来痛得越来越厉害。吃不下,睡不着”。
       易巨荪问:“大便呢?”吕氏答道:“好几天没有了”。易巨荪走上前去摸了摸吕氏的腹部,腹部胀满,但还不硬,按下去疼痛加重也不很厉害。
       易巨荪看了看黎庇留问道:“黎先生还有什么要问吗?”
       黎庇留摇摇头说:“易兄深谙仲景之道,经易兄这一问,已经很明白了”。
       李绮珊说:“你们两大金刚何不每人各写一张处方来,看看你们各有何妙诀”。
       易巨荪微笑道:“哈哈,如此甚妙,我与庇留贤弟虽非瑜亮,但有时也会同出一辙的”。
       孟飞心想:“常言道:‘十个中医九本经’,两个中医能开出一样的方?不大可能吧。这个吕氏是月经期受凉后开始恶寒发热,估计是感冒了,因为影响了肠蠕动,所以兼有腹痛便秘,不过没有压痛、反跳痛,所以还不是急腹症。一方面治感冒,可以适当补液;一方面灌肠把大便灌出来就好了。通大便,用大承气汤也可以”。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萧遥在他耳边,喃喃地念道:“此大柴胡汤证也”。
       此时易巨荪和黎庇留也已经分别把处方写好了。孟飞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大柴胡汤,这三个人开出了一模一样的方,孟飞一下子懵了。
       易巨荪和黎庇留看着方子,得意地笑了。易巨荪说:“月事后腹痛有寒热,这是小柴胡汤证,又兼便秘,是大柴胡汤无疑。我还曾治过两例,一例是梁瑞阶的外甥女,往来寒热,心下急,呕不止,大便不通,谵语。一例是李藻香的庶母,恶寒发热,谵语,口苦、口渴,心下急,作呕,大便不通。这两例都是用大柴胡汤,两剂就痊愈了”。
       易巨荪瞪了一眼旁边的萧遥:“萧遥,你背背大柴胡汤的条文”。
       萧遥乖乖地背诵道:“《伤寒论》第103条:‘太阳病,过经十余日,反二三下之,后四五日,柴胡证仍在者,先与小柴胡汤;呕不止,心下急,郁郁微烦者,为未解也,与大柴胡汤下之则愈’”。第136条‘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按之心下满痛者,此为实也,当下之,宜大柴胡汤’。‘恶寒发热’、‘呕’、‘心下急’,这和梁瑞阶的外甥女案以及李藻香的庶母案简直一模一样,丝丝入扣”。
       易巨荪听了,又瞪了他一眼,冷笑道:“不长进的东西,谁让你在黎先生面前嚼舌头,还有一条呢?”萧遥故意一字一顿地回答:“第165条:‘伤寒发热,汗出不解,心中痞硬,呕吐而下利者,大柴胡汤主之’。这条比较特别,不是便秘而是下利”。
       黎庇留连连点头,“易兄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易巨荪瞪了萧遥一眼,说:“这个不成器的家伙,让黎兄见笑了”。
       孟飞在一旁问道,“两位先生,为什么你们会不约而同选择大柴胡汤?攻下的方子有很多,为什么不用大承气汤?”
       易巨荪答道:“‘往来寒热’、‘心下急’、‘心中痞硬’是大柴胡汤的主症,这个我先前和你说过的。这个妇人,像萧遥说的,和条文一模一样,丝丝入扣,所以我会和黎兄开出了一样的方。这就是我经常讲的,要用仲师的思路去看病。仲师用于攻下的方很多。大承气汤攻下力确实比大柴胡汤强,但是此方是用在热结明显、痞满燥实坚同时兼有的情况下。如同抵当汤、桃核承气汤用在血热互结,枳术汤用在水饮。我摸她肚子,胀满,但还不硬,按下去疼痛加重也不很厉害,所以不用大承气汤,而且大承气汤也解决不了恶寒发热。黎兄你说是吧?”
       孟飞想起了那天三更,他去找易巨荪时,易先生确实讲过大柴胡汤和大承气汤的区别。自己当时确实是没有好好听,好好学,没多久全忘了。难道自己确实是“非其人”,不能明白其中深意?孟飞有点郁闷。
       黎庇留点点头,对孟飞说:“如果你把你所见的症和仲景的条文对应上,你就会跟我们一样开出同样处方。我再和你讲两个许叔微《伤寒九十论》里面的医案吧。第一个开始时心烦喜呕,往来寒热,其他大夫以小柴胡汤治疗,不见好。许叔微诊之,见脉洪大而实,认为热结在里,不是小柴胡汤可以治好的。仲景云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二服而病除。第二个是乡里豪绅,得伤寒,身热,目痛,鼻干,不眠,大便不通,尺寸俱大。已经几天了。前一天傍晚大出汗,许叔微认为应该赶紧用大柴胡汤下之。众医骇然,‘阳明自汗,津液已竭,当用蜜兑,何故用大柴胡汤?’许叔微认为:‘此仲景不传妙处’,据理力争,用大柴胡汤,两服而愈。从这两个医案看,他也是用这个思路看病的”。
       他转过头对易巨荪说:“诚如易兄高徒所言,大柴胡汤是小柴胡汤基础上去人参、甘草,加枳实、大黄、白芍。因为只是用枳实四枚,大黄二两,明显少于大承气汤,又无厚朴行气、芒硝软坚泄热,所以泻下热结之力远不如大承气汤。但此方是以小柴胡汤为基础的,故可以治‘往来寒热’的柴胡证。如果和小柴胡汤比较,又因枳实、大黄、白芍三药之力,故可治‘心下急’、‘心中痞硬’。这白芍还有明显的止痛作用,腹痛明显可以加大白芍的量。莫枚士的《经方例释》对大柴胡汤是这样说的:‘大小承气汤峻,用以泄坚、满者也。如不至大坚、满,邪热甚,而须攻下者,又非承气汤之可投必也,轻缓之剂攻之。大柴胡汤缓,用以逐邪热也’”。
       孟飞听完,心想:“用这种思维看病的医生原来还不少,估计四大金刚都是这样的,要不然,他们怎么能谈到一块去呢”。
       他说:“谢谢两位先生的教导,学生获益良多,把‘所见的症和仲景的条文对应上’,那要对《伤寒论》的条文极其熟悉,两位先生熟读原文,深谙仲师的原意,学生十分佩服”。
       病人吃了药以后,当天晚上就解了大便,腹痛也明显缓解,晚上可以安睡了。又吃了两天的药,他们再去看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恶寒发热,可以下床了。
       吕氏看见易巨荪和黎庇留,连连道谢:“谢谢两位先生的救命之恩啊”。
       易巨荪和黎庇留异口同声地说,“这要感谢仲师啊”。
       这个病人治好了,易巨荪和黎庇留都很高兴,于是他们带着萧遥和孟飞,穿过一片农田,又走了不远一段路,来到第十甫,这里和荔枝湾一样,河汊纵横,一片田园风光,这时还没有附近都市喧闹的痕迹。
       他们来到一间近百平方米的老式西关大屋,这是一个茶室,抬头一看,上面挂着一个匾额“陶陶居”。孟飞问道:“19世纪就有陶陶居,这就是康南海的手迹,《石门颂》的碑法?”
       萧遥指着门口写着“天下第一家九龙泉山水茶”的绣着九条彩龙的彩旗说:“对啊,有见识。这里泡茶的水都是小和尚从白云山‘九龙泉’挑下来的,店主还十分会宣传,叫小和尚挑着水摇着旗,招摇过市,所以天天茶客都很多”。
       他们穿过大厅,在小厅里坐下,小厅门口旁边放着一个已经点燃的小火炉,火炉用半截橄揽枝做炭,瓦煲里烧的就是“九龙泉”的水,真是十分讲究,所以茶客很多。
       大厅还有个弹琵琶的琴师,这也吸引了不少为听曲而来的客人。
       他们叫了店里的名菜,姜葱鸡、荔枝炒鱼球和一些小点心。等上菜的时候,大厅来了几个读书人,一进来,其中一个就很不高兴地埋怨另一个,“干吗跑这里来,听这靡靡之音,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孟飞心想,这些愤青不会是“万木草堂”那个康有为培养出来、准备过两年参加“公车上书”、“戊戌变法”的吧?
       黎庇留长叹道:“夷人在我天朝大国作威作福,我看见沙面那些‘鬼佬棚’,心里就不舒服。朝廷还把海军的军费拿去把乾隆爷的清漪园改建成颐和园,哎…”。
       鸦片战争后,英法两国在沙面设租界,筑堤建房,广州人经常把这些房子称为“鬼佬棚”。
       孟飞心想:“何止人祸,天灾马上就来了,过了年就要发鼠疫了”。
       易巨荪长叹道:“书生何以救国,唯有少惹点事非,多看两个病,其他的都是没办法的事,听天由命吧”。
       黎庇留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本是读书人分内之事”。
       正当两位大师在忧国忧民的时候,萧遥说道:“你们听,曲目变了。这是《赛龙夺锦》”。
       易巨荪听了,瞪了他一眼。
       萧遥诡秘地一笑。等曲子弹奏完,萧遥便问琴师,“师傅,这个是《赛龙夺锦》吗?”
       琴师一怔:“这位先生真是有见识啊,这是沙湾何博众的曲子,我都还没练好,看那几位爷不喜欢刚才的曲子,所以试一下弹这首,没想竟然遇见知音了”。
       萧遥继续得意地说:“‘沙湾何,有仔唔忧无老婆’,沙湾是很富庶的地方。这首《赛龙夺锦》讲的是端午节龙舟竞渡的情景,脍炙人口的《雨打芭蕉》也是何博众的作品”。
       易巨荪又瞪了他一眼。可黎庇留却很认真地听着萧遥的介绍,他说:“谭兄也喜好音律,既然是新曲,下次可以请他来听一下。陈伯坛这段时间准备秋闱,我们已经许久不见,真想请他来一聚”。易巨荪点点头,表示同意。
       四大金刚果真要聚会了吗?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