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梦回伤寒四大金刚
第十二回:欢欢喜喜过大年
现代 · 黄仕沛
下载:梦回伤寒四大金刚.txt
本书全文检索: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上回讲到四大金刚在集易草庐吃狗肉,把酒论经方,直至深夜。这一天,孟飞完全被仲景之学的魅力折服了,他想找个机会向易巨荪提出,要拜他为师,从此认真学习经方。
       即将步入年关,天气也越发寒冷起来,草庐的病人也越发多了。这天梁镜秋秀才来请易巨荪,他说:“我族中一位叔叔病了,他住在都堂园,易先生快去看看吧”。易巨荪听了,马上跟着他来到都堂园。
       病人患的是便血,病人本来只是大便微溏,精神和胃口还可以。他平素喜欢吃补药,所以他请的医生也投其所好,开些羌附参桂之类的药,以为很快就会好,谁知吃了几剂,便溏未见好转,反而开始便血,而且下血还很多,简直是下血如注。恰巧今天梁镜秋去看望他,听说他病了,就来请易巨荪。
       易巨荪摸他的手足,见他手足发烫,看他舌象,则见舌红苔黄,脉虽细,但却有力。便问他:“你口渴吗?”病人答道:“口干渴得很”。
       易巨荪便对萧遥说:“这是热象无疑,不要一见出血就以为是气虚、阳虚,这不是理中、真武、四逆可治的。仲师治产后热利有一方,你可记得?”
       萧遥点点头:“您说这是热利,‘产后下利虚极,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主之’。《伤寒论》第371条:‘热利,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此方是在白头翁汤的基础上加甘草、阿胶二两。《内经》云:‘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利则下焦虚,是以纯苦之剂坚之。热利故用苦寒的白头翁汤坚之,此乃古训也。《神农草本经》中有‘白头翁味苦温、无毒,主温疟,狂惕,寒热,癥瘕积聚,瘿气,逐血,止腹痛’”。
       易巨荪点点头,“‘下利脉数而渴者令自愈。设不瘥,必圊脓血,自有热故也’。柯韵伯在《伤寒来苏集》中云:‘脉数有虚有实,渴亦有虚有实。若自愈,则数为虚热,渴为津液未复也;若不瘥,则数为实热,渴为邪火正炽矣’。所以我专门问他是否口渴”。易巨荪开了方便回医庐了。
       梁镜秋的叔叔看见是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就很不乐意了,白头翁汤这么寒凉的药,怎么能吃?梁镜秋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肯服药。
       过了几天,易巨荪再去看他,才知道他根本没有吃药,症状日重,口焦渴。易巨荪只有变苦寒为甘寒,改为甘草芍药汤加地黄、阿胶、桑寄生,病人才肯接受。虽然没有立竿见影的疗效,不过吃粥静养了一些天,慢慢地症状也好转了许多,不用再吃药了。
       易巨称感叹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遣方用药当以对证为先,实热之证,怎需畏惧寒凉”。
       萧遥笑道:“传说叶天士的母亲病了,明明是个白虎汤证,他却不敢用,在后院喃喃自语‘若是他人母,必用白虎汤’,结果他的徒弟听见了,主动请缨为叶母治病,叶天士百般无奈之下只好让徒弟试治,结果治好了。叶天士问徒弟用的是何方,徒弟把在后院听见他喃喃自语的事告诉了叶天士。叶天士才恍然大悟,感慨不已。最要紧的是辨证准确,只要有是证,便用是方,何需畏石膏之寒,而且其实石膏也不见得寒到哪里去”。
       转眼到了腊月廿三,广州人过年就是从这天开始的。这天一清早,易巨荪的老友李藻香就拉着他去了南海洲村,他的妻子小便不利,所以请易巨苏去看。
       病人每次小便之后,尿道口都好像有物堵塞,刺痛异常,腰痛剧烈,头晕目眩。同村的老医生认为是膀胱湿热,用猪苓、木通、滑石等利水药治疗,谁知道吃药后症状未见好转,反增了小便出血的症状。老医生变利尿为凉血,用生地、桃仁、红花、牛膝之类加减治疗,症状却越来越重,从头晕逐渐变成昏不知人,还吐血。家属很着急,匆匆忙忙来省城找易巨荪。
       易巨荪对萧遥和孟飞说:“这个病人和先前那个正好相反,前面那个本来是实热,却给他温阳补虚;这个明显的阳虚,却又用清热凉血之药。所以准确辨证是最重要的。你们知道吗?膀胱为水脏,肾亦为水脏,均主小便。但腰属肾部,腰痛小便不利宜责之肾,不宜责之膀胱。前医用利水药过多,伤其肾气,故增出诸种险症”。
       易巨荪开了大剂的附子理中汤加蕲艾、炮姜、石脂、五味子,一天三服,急煎频服。当天吐血和小便出血就止住了,因为还有头晕,精神也不好,又开了一剂真武汤加龙骨、牡蛎。因为已经是年底,他们不愿在外面过夜,便连夜赶紧回广州了。
       后来这个病人连续服药,头晕逐渐止住了,小便如常,腰也不痛了。据说前后共吃了一斤多的附子,这是后话。
       这天他们回到广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腊月二十三晚,送灶君上天,因要请灶君向玉帝美言,故免不了祭拜一番,于是这天叫“谢灶”。从这天起,就开始进入年关了。二十四开炸,就是炸炮谷、煎堆、油角(又分酥角、脆角、豆沙角等)之类。二十五蒸糕,关键是蒸年糕,蒸好一底年糕要6~7小时,广州人蒸年糕都很虔诚,因为来年运情如何,就要看年糕蒸得怎样了。广州人还喜欢蒸萝卜糕、马蹄糕、九层糕等,寓意“新春步步高”。二十六扫屋,二十七里外洗一洗;二十八家什擦一擦,以便干干净净迎新春。
       腊月二十八那天,师徒三人本想好好待在家里过年,可是又有病人上门了。这次是易巨荪的堂弟,吐血,咳喘,故来请易巨荪。他病得很厉害,吐血量很多,而且气促明显,不能平卧,稍平卧就有血涌出,所以先前请的大夫就叫他千万别睡平。他形容樵悴,已经不起床好几天了。
       孟飞想,这是支气管扩张引起的咯血吧,易巨苏会用什么办法呢?
       易巨荪说:“重病当小剂急煎,‘吐血不止者,柏叶汤主之’。每天三服,血止以后,可以改为苓甘五味姜辛汤治咳喘。苓甘五味姜辛汤是痰饮篇的方,前面已经讲过,就不讲了”。
       易巨荪正说着的时候,他的另一个堂弟来了。易巨荪见他便问:“你没再便血了吧?”
       堂弟说:“谢谢兄长了,吃了兄长的药,再没发作过”。
       原来易巨荪的这个堂弟,庚寅年的时候,曾经得过便血,拉了十几次,面色唇色皆白,虚弱得几乎站不起来了。
       易巨荪问萧遥:“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你用什么方?”萧遥不假思索地答道:“‘下血,先便后血,此远血也,黄土汤主之’”。易巨荪点点头,“不枉你跟了为师许久,我用黄土汤,以炮姜易附子,赤石脂易灶中黄土,再加上鹿茸壮督脉,很快就好了”。
       第二天是年廿九,年廿九是贴春联的日子。前面说过,萧遥写得一手好书法,今天自然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他在医庐门口贴了一幅对联:“和顺一门有百福,平安二字值千金”。他又按照习俗写了一堆“新春大吉”“万事如意”“出入平安”“恭喜发财”之类“挥春”,张贴好。还四处贴了一些“福”字,广州人的“福”字是倒着贴的,就是福到的意思。他还在医庐贴了一幅《老鼠娶亲》的年画,把集易草庐装点得十分喜庆。
       三十团年就更忙了,萧遥帮着易师母忙里忙外,宰鸡杀鸭。易巨荪领着众人拜祭天地、祖宗,他语重心长地说:“人必须记住自己的根,你们知道留耕堂那幅对联吗?‘阴德远从祖宗种,心田留与子孙耕’。人立于世,首先要修身、立德,否则就会辱没祖宗,愧对子孙。做大夫就得像萧遥那句座右铭‘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把一己得失看得太重的人,是难以以医为业的。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对医者最基本的要求。
       晚上萧遥和孟飞在易家吃完团年饭,和易家的人一起“守岁”。等到了交子之际,易巨荪便打开医庐大门,说“开门大吉”,接着贴上红底烫金的“开门大吉”,萧遥和孟飞马上点燃“开门炮”。
       大年初一子时点“开门炮”是广州人的习俗,有些人为了“抢头炮”,提前几分钟把炮烧响。其他人闻声接引,一时鞭炮齐鸣,震耳欲聋。两三点钟后才逐渐安静下来。四点多钟,鞭炮又一次响起来,到天亮方止。
       鞭炮一放完,“报财神”的就来了,易巨荪听到外面“报财神”的叫声,就打开门,接过红纸,给了“报财神”的人一个红包,在门口设案祭拜后虔诚地把财神接入屋。
       新的一年就这样开始了,萧遥抢着第一个给易巨荪拜了年。
       大年初一,称为“元日”,为新岁之首,春天之始。在广州人一般会吃斋,祈求来年更顺利,俗话说“年初一吃斋,胜过吃一年斋”,所以这一天易家自然也是吃斋的。
       大年初一还是拜神的日子,萧遥一早就拉着孟飞去泮塘的仁威庙“拜太岁”。
       在路上萧遥对孟飞说:“太岁是天上一颗星辰,共有六十个太岁星君,每年轮流下界护佑众生,‘流年太岁’是司管人间一年之吉凶祸福的岁君。人的出生生肖与‘流年太岁’有着刑、冲、破、害的不利关系,即为犯太岁”。
       孟飞说:“想不到你连这个也知道得那么清楚”。
       萧遥笑道:“正月里‘拜太岁’是广州人的习俗,我本无此习惯,不过在这个天灾人祸接连不断的时候,我也只好求老天爷保佑广州人少受灾殃”。
       他们到了仁威庙虔诚地先拜了玄武大帝(北帝、水神,仁威庙本是为供奉玄武大帝偷建的)、观音、财神和文昌帝君,再拜“太岁”,祈求上天保佑广州人在这个灾难深重的甲午年少受点罪,又买了转运的风车,一路拿着风车回到集易草庐。
       大年初二是全家出动拜年的好日子,后辈要给长辈拜年,兄弟姊妹之间也互相拜年,最重要还有外嫁女在这一天得带着丈夫回娘家,给父母拜年,取“一家人团团圆圆”之意。所以俗话说“初一拜神,初二拜人”。
       孟飞就在这天清晨,向易巨荪提出要拜他为师的要求。他跟易巨荪说:“易先生,我从南洋来到您的医庐,转眼已经大半年了。以前我对中医的疗效是十分困惑的,想必您也看出来了。这些日子,在您和萧遥的指点下,我终于明白:中医治病并不是没有疗效,只是我们的认识存在误区。中医要有疗效,首先在临证时必须仔细观察,做到辨证准确;其次对方药的主治要有准确的认识。您辨证的功力、对仲师用药规律的认识,着实让我十分佩服。您说您是‘按着仲师思路,用仲师的办法治病’,您可以把这个思路教给我吗?希望先生可以不嫌弃我愚钝,收我为徒”。
       孟飞这么诚恳,按照正常人的想法,易巨荪肯定会收他为徒,要是易巨荪不愿收他为徒,为什么还把他留在医庐大半年呢?可易巨荪却给了孟飞一个出乎意料的答复,他说:“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一个做医生的好材料,以后会大有作为。不过,仲景之学博大精深,要求得仲景的原意,必须经过一段漫长而曲折的道路,我只是带你入门的第一个向导,你还需要另外一个为你指路的人。我早已和黎庇留先生商量好,过了年,你就去崇正草堂吧”。
       孟飞不解地问道:“萧遥和我一起去吗?”易巨荪摇摇头,“不,萧遥留下。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人和人的缘分很奇怪吗,这和每个人的性情有很大的关系。萧遥和我虽终日吵吵闹闹,但也总能读懂我的意思。可是萧遥虽聪明,却不够淡定,也只有在我的调教下,他才能静下心来。你和他不一样,你应该放开限界,将来,你找到那个真正能为你指路的人,你就会明白了。
       孟飞终于接受了经方派的辨证思路,希望成为仲景门徒,可是易巨荪却不肯收他为徒,让他去崇正草堂,难道他是“非其人”,所以才被易巨荪拒之门外?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