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梦回伤寒四大金刚
第十五回:名中医情系大戏
现代 · 黄仕沛
下载:梦回伤寒四大金刚.txt
本书全文检索: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上回讲到黎庇留和孟飞十分投契,黎庇留对孟飞的表现确实是比较满意的。上完第一课,黎庇留就对孟飞说:“孟飞啊,明天晚上,我带你去看‘大戏’吧”。
       黎庇留口中的“大戏”就是粤剧,又称“广府大戏”。“广东大戏”,是揉合唱做念打、乐师配乐、戏台服饰、抽象形体等等的表演艺术,是中国一种很具代表性的地方剧种,其源流可追溯到明嘉靖年间。在黎庇留的年代,粤剧的声腔以梆子、二黄为主,兼用大腔演出。当时表演角色分为武生、正生、小生、小武、总生、公脚、正旦、花旦、净和丑十大行当,每一个行当都有各自独特的服饰打扮。在那个时候,无论是文人雅士,还是富豪官绅都很喜欢看粤剧。
       前面说过,孟飞年轻时喜欢弹吉他,唱许冠杰的歌,其实许冠杰的歌里就有浓厚的粤曲元素,他的歌可以说是脱胎于广东的传统音乐。所以孟飞和萧遥一样,也是很喜欢粤曲的。不过像他们这样喜欢广东传统音乐的70后已经不多了,如果说到80后、90后的话,懂得欣赏广东音乐的就更少了。许多前辈反复强调:要学好中医,必须要有一定的国学功底。历代的名医,有哪一个不是儒而通医?而且他们往往精通琴棋书画,经方大师曹颖甫善画梅;江浙名医范文甫善作诗,还喜欢收藏古董;广州名医潘兰坪善抚琴。中医是一种文化,必须要有一定文化素养,懂得尊重传统文化的人才会潜心去学。孟飞坚信,他的这种爱好对学习中医还是很有用的。自从上次在陶陶居,他看见黎庇留对何博众的广东音乐《赛龙夺锦》那么感兴趣,便知道黎庇留肯定也是粤剧的“发烧友”。所以,他很高兴地答应了和黎庇留这个知音一起去看“大戏”。
       这些天草堂的病人还是挺多的,黎庇留刚从谭家回来就有人找上门了。来的是右滩的黄叔云,他的妻子病了,所以来请黎庇留。
       黄叔云的妻子平素体弱多病,经常服小建中汤,三天前突然吐血。于是,黄家请了当时很有名的大夫谭次平来给其看病。谭大夫开的是旋覆代赭汤加减。病人吃了药,症状未见好转,诊治到第三日,谭大夫在黄叔云的耳边说“症不可为矣!幸我出妙方以缓之,宜办理后事,勿迟”。所以吓得黄叔云赶紧来请黎庇留,让黎庇留留宿其家。
       黎庇留见病人晚间吐血之状,仰面大喷,如水喉之发射,便已经想好用什么方了。他对孟飞说:“如此热甚,非釜底抽薪不可”。
       孟飞点点头说:“先生是要用大黄黄连泻心汤,《伤寒论》第154条:‘心下痞,按之濡,其脉关上浮者,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我听易先生说过,旋覆代赭汤是治疗‘心下痞硬,噫气不除’这种虚证的胃气上逆的,治疗瘀热的吐血还是得用大黄黄连泻心汤”。
       黎庇留捋了捋胡子说:“你知道大黄黄连泻心汤的煎煮法吗?这在《伤寒论》诸方中也是比较特别的”。
       孟飞答不上来,只好摇摇头。
       黎庇留说:“此方是以麻沸汤二升,渍之须臾,绞取汁,分温再服。麻沸汤就是刚煮开的开水,也就是说,这个方是不用煎的。这在仲景方中相当特别。不过,我要用的是三黄泻心汤。三黄泻心汤是《金匮要略》的方,在大黄黄连泻心汤的基础上加黄芩以增强泄热之功,主治‘心气不足,吐血、衄血’”。说完,黎庇留给病人开了一剂三黄泻心汤。
       黄叔云的妻子吃了药,第二天吐出一大团瘀血,血就止住了。
       黎庇留感叹地说:“孟飞啊,辨证用药首先要辨准寒热虚实,像这样的实热之证,要是始终用一些搔不着痒处之药,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看完病,黎庇留便兴高采烈地带着孟飞去戏棚看戏。今天上演的是《夜战马超》。他们挑了一个前排的位置坐下,黎庇留对孟飞说:“《夜战马超》讲的是:三国时,汉宁太守张鲁命马超攻葭萌关,刘备得知,派张飞应战,张飞、马超大战一百回合,不分胜败,最后两人点起火把,挑灯夜战的故事”。
       孟飞听说是三国的故事,十分兴奋:“我从小就喜欢三国的人物,关羽过五关斩六将,赵云百万军中救阿斗,诸葛亮六出祁山,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我还喜欢听‘讲古佬’,‘讲古仔’(就是说书)。‘讲古佬’右手拿一块醒木,左手拿一把扇,醒木一拍就表示开场,提醒观众凝神静听;舞扇子更是他们的绝活,扇子合上可当笔写字,当刀剑挥舞,打开则可表示读书看圣旨。他们讲三国讲得绘声绘色,让人百听不厌”。
       “大戏”开场了,首先响起一阵大锣大鼓,随后在虎度门(戏台两侧出入口)跑出一群舞旗、耍空翻的喽啰。紧接着又是一阵锣鼓,主角就依次出场了。张飞燕颔虎须,舞动着双枪,马超银甲白袍,手持长枪,两人在戏台上踏着鼓点打得不可开交。
       黎庇留在台下一边看一边鼓掌,孟飞也跟着鼓掌。
       趁着张飞和马超回营稍事休息的当口,黎庇留兴奋地拉着孟飞说:“这叫‘跳大架’。‘跳大架’是南派武打戏一连串动作的总称,包括演员上场、拉山(云手)、挂单脚、亮相、七星步、撮步(错步)、俏步、云步、小跳、踢腿、踢甲(踢袍甲)、车身、洗面、顺风旗、走圆台等。粤剧和武术本是一家,粤剧行里很多人学咏春拳,所以很多南派的武打动作都是从咏春拳演化过来的”。
       此时,台上的张飞大声叫道:“我捉你不得,誓不上关”,接着是一阵锣鼓,锣鼓之后,张飞和马超又打起来。看着台上的表演,黎庇留简直拍烂了手掌。
       看完最精彩的一段,孟飞问黎庇留:“黎先生,粤剧戏班还栖身在红船吗?”
       黎庇留点点头,笑道:“你还知道得不少,粤剧艺人为了方便四处演出,习惯住在红船,所以才有‘梨园歌舞赛繁华,一幕红船泊晚沙,但到年年天贶节,万人围住看琼花’之说。我没有别的喜好,就是喜欢看‘大戏’,易先生喜欢清静,谭先生喜欢听曲,他们都不看戏,你来了,就有人陪我看戏了”。
       第二天,里海吉源坊的谭平端来求诊,他母亲病了。
       谭母左胁满痛两个多月了,伴有气上冲感,胸口也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苦不堪言。吃了七十余剂香砂、陈皮、六君子汤之类的药,其病有加无减。所以来请黎庇留诊治。刻诊见:面黄暗唇白,舌上苔滑,脉沉弦而迟。
       黎庇留便说:“这是阳虚寒水用事。脉弦为水,沉为里,迟为寒。阳气不足,不能为水之主,于是阴寒夹水邪,迫于心部”。开了一剂真武汤原方,无加无减。
       谭平端不解地说:“方中各味都已服过,皆未见起效”。黎庇留胸有成竹地说:“我知道上述诸药令堂皆已服过。可是诸药分别用之,则不成方,安能取效?此方名真武,真武即玄武,盖取义于北方镇水之神。先圣制方,命名自非无因。夫经方苟能对证,其效固捷如桴鼓之相应也。但服此方,必能药到病除”。
       第二天清晨,谭平端就来告诉黎庇留:“家母吃药后,得熟睡,这个是两个月来未曾有过的!今晨,胁痛已不知消散何处了”。
       中午黎庇留去看谭母时,她头束绉带,按着头跟黎庇留说:“我胁痛是好了,不过转觉头痛若破”。
       黎庇留上前打完脉,跟谭母说:“此元阳虚损也,头为诸阳之首,阳虚不能贯顶,脑髓空虚,故尔”。于是改用专治“干呕,吐涎沫,头痛”的吴茱萸汤,一剂药下去,头痛也好了。
       第二天复诊时,谭母周身疼痛,脉象沉迟。黎庇留改用新加汤治疗,身痛也很快好了。
       四诊时,谭母只说是胃口不太好,其他没有什么不舒服了。又改用理中汤理中健胃,连服十余剂,以善其后。
       黎庇留对孟飞说:“孟飞,看完谭母这个病,你应该更加明白陈先生‘吴萸、四逆、理中、真武,不可同鼎而烹’的意思了吧”。
       孟飞点头说:“谢谢先生教诲,您的意思是一方一证,方随证转,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就像戏台上,张飞是张飞,马超是马超,岂可混淆”。
       黎庇留满意地笑了,“孺子可教也,有空我给你讲温阳剂‘进退’之诀吧”。
       刚到崇正草堂的孟飞似乎和黎庇留很投缘,他们会成为师徒吗?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