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梦回伤寒四大金刚
第十六回:小小吴萸堪大用
现代 · 黄仕沛
下载:梦回伤寒四大金刚.txt
本书全文检索: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上回讲到黎庇留带孟飞一起去看大戏,两个人非常投契。
       第二天一早,陈伯坛便差人来请黎庇留。前面我们曾经讲过,陈伯坛在书坊街设馆,可以说和在流水井行医的黎庇留算是邻居。不过陈伯坛不是躲进陈氏书院闭门读书了吗,怎么会差人来请呢?
       他们来到陈伯坛设在书坊街的医馆,陈伯坛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们了。陈伯坛和黎庇留寒暄一番后,长叹一口气说:“黎先生啊,我本来是躲在陈氏书院避世的,可惜有些事总是推脱不了啊。我才在陈氏书院住了不到七天,因为求诊的病人太多,只好又搬回医馆了”。
       黎庇留笑道:“以伯坛贤弟的才学,不用闭门造车也肯定能考中的”。
       陈伯坛也笑道:“为医者总是身不由己啊,而且我认为读书关键在于融会贯通,无须天天关起门来死记硬背”。
       黎庇留说:“伯坛贤弟是胸有成竹啦,如果世人读书都能做到贤弟这样融会贯通就好了”。
       陈伯坛又说:“昨日,一个吴姓的朋友跑来书院找我,说是他的兄长病重,非要我去看,我无奈之下,只好随他去了。看了以后,觉得这个病还是挺有意思的,所以今日邀先生和我一同前去诊治”。
       说完,他带着黎庇留和孟飞来到吴家。病人大概四十多岁,两个月前开始,有一天睡至半夜,起床时突然出现天旋地转,一下子就不省人事,一两个小时才苏醒。起初四五天发作一次,曾经四处求医,但服了很多药都未见好转,现在几乎每天都发作。
       陈伯坛说:“我昨天来的时候,他正在发作,头晕甚,几乎不能睁眼,更不用说坐起来了,面色晦暗,吐清涎,舌暗胖,苔白水滑,脉弦大,我一看就是一派寒饮之象”。
       病人服了陈伯坛昨天开的药,今天尚没有大发作,不过仍然头晕甚,视物旋转,即便是走一两步,有人搀扶着,还摇摇欲坠。
       孟飞想:“这个病人发作性的意识障碍,头晕,很可能是后循环缺血发作。此证是水饮引起的?应该用什么方呢?苓桂术甘汤?五苓散?还是泽泻汤?”
       黎庇留问陈伯坛:“这个病例确实有意思,贤弟用的是何方?”
       陈伯坛说:“我用的是吴茱萸汤,先生以为如何?”
       黎庇留点点头:“寒饮引起的眩晕,就当用吴茱萸汤。我素闻易先生善用吴茱萸,何不去找易先生相商一下呢?”
       陈伯坛说:“好啊”。于是三个人来到集易草庐。他们在集易草庐的门前撞见萧遥,萧遥一看见他们便道:“什么风把两位先生吹来了”。他说完朝里面嚷道:“师傅,贵客来了”。
       易巨荪出门相迎,两人告知来意,易巨荪笑道:“吴茱萸汤确实是个好方。我曾治一女子,患外感,其他大夫用了很多清散药,症状不减,反而呕吐,吐涎沫,头痛而眩,心悸,胸闷。眩晕、心悸厉害的时候甚至会昏不知人,这个案就是厥阴风木夹寒饮上逆的吴茱萸汤证。我用吴茱萸汤治疗,把眩晕、呕吐止住以后,再改为附子理中汤”。
       孟飞听完易巨荪的病例,在一旁恭敬地问道:“仲师治疗眩晕的方有多首,如苓桂术甘汤、五苓散、泽泻汤,为何两位先生的病例要选吴茱萸汤呢?”
       陈伯坛笑了,笑声中带着一种超乎常人的自信和率直,自信和率直可以说是所有经方家共有的性格特点,也带着一种对孟飞的赞赏。此时的孟飞比陈伯坛头一次见他的时候,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陈伯坛还不知道,他和孟飞还将有一段奇缘。
       陈伯坛说:“孟飞问得好,这四个方都是治水饮的。‘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泽泻汤主之’。泽泻汤是仲师治疗眩晕的专方,你单看这个‘苦’,就可以知道这个眩晕是很厉害,让人很难受的。此方用泽泻五两、白术二两,‘以水二升,煎取一升,分温再服’,可见也是一首急煎急服的救急方,此方还可以和其他的治疗眩晕的方合用。苓桂术甘汤和五苓散都是含有桂枝的方,一个治‘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一个治‘吐涎沫而癫眩’、‘间者并行,甚者独行’,此两方不如泽泻汤力专。但因为它们都是含桂枝的方,所以还可以治疗伴发的心择症状,眩晕伴有心悸也是很常见的。我们这两个病例为什么要用吴茱萸汤呢?《伤寒论》第378条:‘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吴茱萸主治寒饮引起的头痛、眩晕。我们今天看的那个病人就有‘吐清涎,舌暗胖,苔白水滑,脉弦大’之症,易先生的病例则有‘干呕,吐涎沫,头痛而眩’。易先生您认为如何?”
       易巨荪答道:“伯坛贤弟所言极是,吴茱萸本是治疗寒呕必用之药,如《伤寒论》第2幻条的‘食谷欲呕’,第309条的‘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凡是寒呕,用吴茱萸必能见效。此药除了止呕,还有更大的用途,如治头痛、止眩晕,就像我们今天说的这两个病例”。
       孟飞又问:“吴茱萸气味辛辣臊苦,病人恐难以耐药,如何是好?”
       陈伯坛笑道:“孟飞,你记不记得我们上次说过,医者就如厨师,要善烹调。吴茱萸气味辛辣臊苦,所以仲师注明要‘汤洗七次’,是想把辛臊之味洗之令减。我们用大量吴茱萸的话就得先‘飞水’,去辛臊之味”。
       易巨荪说:“伯坛贤弟果然对烹调之道十分在行。各位是否留意到,仲师重用吴茱萸的方,皆是寒证日久。如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用吴茱萸两升,治‘内有久寒’;九痛丸用吴茱萸一两,治‘陈年积冷’;温经汤用吴茱萸三两,治‘妇人少腹寒,久不受胎’”。
       陈伯坛说:“先生的意思是吴茱萸不但能散寒化饮止呕,而且长于治疗久寒的疼痛”。
       易巨弥点点头。
       一旁听着他们讨论的黎庇留笑道:“伯坛贤弟,我就说,易先生善用吴茱萸,你这次不虚此行吧?我曾治圃园主人之子,患腹痛,呕不止,得食必呕,服了近百剂药都没见好转,所以请我去看。我觉得这是中寒,阳虚生寒,予附子理中汤,两剂后呕吐就止住了,再加吴茱萸,服药后,进食开始明显增加。最后以真武汤加减,连服二十余剂后,就全好了。我亦曾以吴茱萸汤治疗顽固性头痛,效果也很好,吴茱萸真是一味好药啊”。
       黎庇留停了一下又说:“陈贤弟,你精于烹调之道,今天相请不如偶遇,让我们再饱饱口福如何?”
       陈伯坛哈哈大笑:“黎先生嘴馋了?我今天就做东江盐焗鸡吧”。
       易巨荪道:“内人刚煲好了老火生鱼葛菜汤,大家一边喝,一边等着吃鸡如何?”
       黎庇留笑道:“我们今天真是有口福了,谭先生不在太可惜了”。
       萧遥道:“我去请谭先生”。
       陈伯坛先让孟飞把鸡宰净,用细盐、姜、葱碎、麻油、生油拌匀涂抹在鸡内外,腌制约三刻钟。然后用涂了生油的砂纸把鸡包裹若干层。接着把粗盐炒至焦黄,把鸡藏在粗盐里,靠盐的温度把鸡焗熟,最后斩件上碟。
       东江盐焗鸡刚做好,谭星缘也到了,他笑着说:“今天是做东江盐焗鸡啊?这种鸡,鸡肉滑,鸡皮焦香(有焦盐的气味),又有姜葱的香味,可以说是极品的美食,幸好我没有错过”。
       陈伯坛道:“先生过奖,易先生,我们可以起筷了吧!”
       易巨荪笑道:“各位起筷吧!”
       吃完鸡,萧遥突然拿出一把二胡,他笑道:“先前,我和易先生、黎先生一起在陶陶居听过何博众的《赛龙夺锦》,并听说谭先生喜好音律,就想学会此曲,为各位助兴。后来偶得一位高人指点,真的学会了。今天四位先生都到齐了,弟子献丑一番,如何?”
       谭星缘鼓掌道:“易兄高徒多才多艺啊,我们饱完口福,又可以饱耳福了”。
       四大金刚一边畅谈,一边听萧遥拉曲,尽兴而归。陈伯坛的那个服吴茱萸汤的病人,服药十天左右就完全好了,没有再发作,这是后话。
       小小吴茱萸竟有如此学问,听四大金刚讲经,孟飞又学到了不少知识。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