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梦回伤寒四大金刚
后记
现代 · 黄仕沛
下载:梦回伤寒四大金刚.txt
本书全文检索: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治《伤寒》之学,始于晋唐,盛于宋金,成于明清。其间有维护旧论者,执言不可随意妄加订改;有以经释论者,远离临床,未必切用;有主张错简重订者,囿于六经传变,把伤寒、杂病断然分开。历朝所注,何止百家,然一家有一家之伤寒,一家有一家之仲景。唯清•徐大椿认为仲景当时著书,亦不过随证立方,本无一定次序也。“盖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变迁无定,知其一定之治,随其病之千变万化”。其实,着眼于仲景处方用药规律的探讨,才能真正把《伤寒》学活。而经方医案更是医家掌握仲景处方用药规律的实际体现。综观历代经方家医案,不论其所持何种说理,最终不离“方证对应”。所以清•周学海云:“宋后医书,惟案好看,不似注释古书多穿凿也”。
       章太炎说得好:“中医之成绩,医案最著,欲求前人之经验心得,医案最有线索可寻,寻此钻研,事半功倍”。岭南伤寒派“四大金刚”所传世之医案,同样具有这个特点。他们的医案无过多的说理,言简意赅,只叙脉证、便言方治,使我们能直接感受到他们是如何辨方证的。其案中之遣方用药,则充分体现出经方家的风格。窃以为,欲彰岭南经方,最捷径者,莫如从其医案入手,而非熟稔仲景之书者又颇难神会,始有注释其医案之愿。然若旁征博引,则每易犯强注强解之忌。至阅及易巨荪《集思医案》中有一段写道:“庇留以孝生员兼大国手,精伤寒金匮,为吾粵诸医之冠,厥后善悟,之二君者,与予心性之交,每于灯残人静、酒酣耳热之际,畅谈灵素论略之理,意思层出,足以补前贤所未逮”。再观书中又有与庇留同诊者多案。故知传闻四大金刚常聚而切磋医学,所言有据。遂萌将其医事逸事串成小说之想,比之注释医案更易引人入胜也。
       去岁腊月与吾徒何莉娜谈及此想,心有灵犀,立即动笔,一鼓作气,将余平日之言论融入书内情节之中,历三月而稿成。所谓“言论”者,无非以仲景原文理解各案,不敢作强注,此实非注释之注释也。同时,所历所梦所论者,实属己见,疑幻疑真、见仁见智而已。故第三十二回大结局借萧遥之语说:“你的梦中所见,无是我平日读四大金刚医案时的所思所想而已”。
       本书成书过程中,承蒙余之师姐、陈伯坛之外孙女袁衍翠提供珍贵史料并勘误补漏。又得师兄陈建新主任自开始至稿成予以关注支持。更得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经典临床研究所所长、伤寒论教研室主任李赛美教授赐序。更蒙国医泰斗邓铁涛老题词并书名以鼓励。藉此书将要付梓之际,仅此鸣谢。
       黄仕沛
       2012年8月1日 于穗调琴书屋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