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梦回伤寒四大金刚
楔子
现代 · 黄仕沛
下载:梦回伤寒四大金刚.txt
本书全文检索: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主人公孟飞,40岁上下,新会人,是中医博士,广州某三甲医院的急诊科主任,主任中医师,他因参加急诊年会回到新会,并拜访了他读本科时的室友、他的同乡萧遥。他虽曾读过不少中医的典籍,但是课堂所学与临床所见之间的矛盾,使他对中医的疗效产生质疑。在与萧遥的谈话中,萧遥给他讲述了经方家的遣方用药原则,与经方治病的确切疗效,特别是四大金刚以升麻鳖甲汤治疗鼠疫,在广州甲午年鼠疫大流行中愈人无数的事,引起了他对经方的兴趣。萧遥趁他酒醉后,把他催眠了,使他的意识穿越到1893年的广州,从而开始了他在四大金刚身边的学徒生活。
       他先是到了易巨荪的集易草庐,开始的时候,他认为“古方不能治今病”、“南人无伤寒”,而且他认为易巨荪“方证对应”的辨证思路是“小众”的、机械的,违背中医辨证论治原则的。他想方设法,希望可以回到21世纪。但当他亲眼看见易巨荪诊病的效果,并听了易巨荪在灯下讲解之后,经方治病的疗效,以及经方家的辨证准确、组方严谨,使他的观点开始有所改变。
       其后,萧遥也穿越到19世纪,并进一步向孟飞讲解,《伤寒论》的方是经过历代实践证明的高效方,现在的人不愿、不敢、不会用经方,是因为他们未能体味仲景原意而已。萧遥进一步阐述了仲景的组方用药原则,并告诉他,我们读仲景书应该根据临床,以论解论,条文前后互参。自此他开始逐渐接受“方证对应”的辨证思路。
       萧遥在集易草庐中,经历了易巨荪师徒问对讲解小柴胡汤、易巨荪和黎庇留同用大柴胡汤治病、四大金刚烹狗论扶阳。并见易巨荪用生姜泻心汤、旋覆代赭汤、大承气汤、大陷胸汤等经方治病,还听易巨荪论及温病和伤寒之争,使他完全接受了经方家“方证对应”的辨证思路,立志要好好学习经方,希望拜易巨荪为师。时光飞逝,孟飞在集易草庐渡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此时已经是1894年了。
       易巨荪拒绝了孟飞拜师的要求,并把他介绍到黎庇留的崇正草堂。在崇正草堂,孟飞和黎庇留非常投契。黎庇留除了带着他看病,还深入浅出地跟他讲了四课。第一课:辨证的重要性;第二课:扶阳剂进退之诀;第三课:养阴药的使用;第四课:辨当下与不当下。黎庇留还带着他参加了两次四大金刚的聚会,这两次聚会讨论的分别是小柴胡汤和吴茱萸汤。自此,孟飞茅塞顿开,对经方的疗效深信不疑。
       在黎庇留的介绍下,他结识了番禺学宫的隐士黄先生。后来他才得知,黄先生和萧遥早就相识,是黄先生教会了萧遥如何穿越之法。在黄先生和萧遥的帮助下,孟飞穿越到1899年,他在陈伯坛的医馆当学徒,跟着陈伯坛看病,他被“陈一剂”的医德和医术以及对中医的热忱震撼了。
       当他回到1894年时,鼠疫爆发了。由于医疗卫生条件落后,100年前的广州对鼠疫几乎是不设防的,这次鼠疫流行,广州死了10万余人。以易巨荪为首的伤寒四大金刚,通过对鼠疫患者症状的观察,并通过查阅《伤寒杂病论》、《外台秘要》、《千金方》、《诸病源候论》等著作,认为当时的鼠疫极似《金匮要略》中的阴阳毒,应以升麻鳖甲汤治疗,并设十全医局赠医施药,愈人无数。
       最后,孟飞在萧遥的帮助下又见证了陈伯坛治疗两广总督谭钟麟、民国内阁总理唐绍仪的外侄孙。见证了陈伯坛办学育人,以及医星陨落,万人空巷路祭名医的感人场面。他终于成为了经方的信徒,明白经方是中医之光,决心把研究挖掘经方、传播发扬经方作为自己毕生从事的事业。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