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教材
《方剂学》七版
第十章 开窍剂   第一节 凉开
本书全文检索:
《二十五史》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四库全书·史部》在线阅读及全文检索   
       凉开剂,适用于温热邪毒内陷心包的热闭证。症见高热,神昏,谵语,甚或痉厥等。其他如中风、惊厥及感触秽浊之气而致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等属热闭者,亦可选用。临证常用芳香开窍药如麝香、冰片、安息香、郁金等,配伍清热药如水牛角、黄连、黄芩、石膏等组成方剂。由于热人心包,扰乱神明,引起神志不安,故常配镇心安神药如朱砂、磁石、琥珀、珍珠等;邪热内陷,灼津为痰,痰浊上蒙,势必加重神昏,故宜配伍清化热痰的胆南星、浙贝母、天竺黄、雄黄等;热盛动风,出现痉厥抽搐者,又须配伍羚羊角、玳瑁之类凉肝熄风。代表方如安宫牛黄丸、紫雪、至宝丹。
       安宫牛黄丸(牛黄丸)
       《温病条辨》
       [组成]牛黄一两(30g)    郁金一两(30g)    犀角(水牛角代)一两(30g)    黄连一两(30g)    朱砂一两(30g)    梅片二钱五分(7.5g)    麝香二钱五分(7.5g)    真珠五钱(15g)    山栀一两(30g)  雄黄—两(30g)  黄芩—两(30g)
       [用法]上为极细末,炼老蜜为丸,每丸一钱(3g),金箔为衣,蜡护。脉虚者人参汤下,脉实者银花、薄荷汤下,每服一丸。大人病重体实者,日再服,甚至日三服;小儿服半丸,不知,再服半丸(现代用法:以水牛角浓缩粉50g替代犀角。以上11味,珍珠水飞或粉碎成极细粉,朱砂、雄黄分别水飞成极细粉;黄连、黄芩、栀子、郁金粉碎成细粉;将牛黄、水牛角浓缩粉及麝香、冰片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加适量炼蜜制成大蜜丸。每服1丸,每日1次;小儿3岁以内1次1/4丸,4-6岁1次1/2丸,每日1次;或遵医嘱。亦作散剂:按上法制得,每瓶装1.6g。每服1.6g,1日1次;小儿3岁以内1次0.4g,4~6岁1次0.8g,1日1次;或遵医嘱)。
       [功用]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主治]邪热内陷心包证。高热烦躁,神昏谵语,舌謇肢厥,.舌红或绛,脉数有力。亦治中风昏迷,小儿惊厥属邪热内闭者。
       [方解]本方证因温热邪毒内闭心包所致。热闭心包,必扰神明,故高热烦躁、神昏谵语;“温邪内陷之证,必有粘腻秽浊之气留恋于膈间”(《成方便读》),邪热夹秽浊蒙蔽清窍,势必加重神昏;舌为心窍,热闭窍机,则舌謇不语;热闭心包,热深厥亦深,故伴见手足厥冷,是为热厥。所治中风昏迷、小儿高热惊厥,当属热闭心包之证。治以清热解毒、开窍醒神为法,并配辟秽安神之品。方中牛黄苦凉,清心解毒,辟秽开窍;水牛角咸寒,清心凉血解毒;麝香芳香开窍醒神。三药相配,是为清心开窍、凉血解毒的常用组合,共为君药。臣以大苦大寒之黄连、黄芩、山栀清热泻火解毒,合牛黄、犀角则清解心包热毒之力颇强;冰片、郁金芳香辟秽,化浊通窍,以增麝香开窍醒神之功。佐以雄黄助牛黄辟秽解毒;朱砂、珍珠镇心安神,以除烦躁不安。用炼蜜为丸,和胃调中为使药。原方以金箔为衣,取其重镇安神之效。本方清热泻火、凉血解毒与芳香开窍并用,但以清热解毒为主,意“使邪火随诸香一齐俱散也”(《温病条辨》)。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热陷心包证的常用方,亦是凉开法的代表方。凡神昏谵语属邪热内陷心包者,均可应用。临床应用以高热烦躁,神昏谵语,舌红或绛,苔黄燥,脉数有力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用《温病条辨》清官汤煎汤送服本方,可加强清心解毒之力;若温病初起,邪在肺卫,迅即逆传心包者,可用银花、薄荷或银翘散加减煎汤送服本方,以增强清热透解作用;若邪陷心包,兼有腑实,症见神昏舌短、大便秘结、饮不解渴者,宜开窍与攻下并用,以安宫牛黄丸2粒化开,调生大黄末9g内服,先服一半,不效再服;热闭证见脉虚,有内闭外脱之势者,急宜人参煎汤送服本方。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中毒性痢疾、尿毒症、肝昏迷、急性脑血管病、肺性脑病、颅脑外伤、小儿高热惊厥以及感染或中毒引起的高热神昏等属热闭心包者。
       4.使用注意  本方孕妇慎用。
       【附方】
       牛黄清心丸(《痘疹世医心法》) 黄连五钱(15g) 黄芩 栀子仁各三钱(各9g) 郁金二钱(6g) 辰砂一钱半(4.5g) 牛黄二分半(0.65g) 上为细末,腊雪调面糊为丸,如黍米大。每服七八丸,灯心汤送下(现代用法:以上6味,将牛黄研细,朱砂水飞或粉碎成极细粉,其余黄连等四味粉碎成细粉,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加炼蜜适量,制成大蜜丸,每丸重1.5g或3g。口服,小丸1次2丸,大丸1次1丸,1日2-3次;小儿酌减)。功用:清热解毒,开窍安神。主治:温热病热闭心包证。身热烦躁,神昏谵语,以及小儿高热惊厥,中风昏迷等属热闭心包证者。
       本方出自明•万全《痘疹世医心法》,又称万氏牛黄清心丸、万氏牛黄丸。安宫牛黄丸是在牛黄清心丸基础上加味而成,即加水牛角清心凉血解毒,麝香、冰片芳香开窍,珍珠、金箔镇心安神,雄黄助牛黄辟秽解毒。两方功用、主治基本相同,安宫牛黄丸较牛黄清心丸药重而力宏,而牛黄清心丸清热开窍、辟秽安神之力稍逊,适用于热闭之轻证。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温病条辨》卷l: “邪人心包,舌謇肢厥,牛黄丸主之,紫雪丹亦主之。”“温毒神昏澹语者,先与安富牛黄丸、紫雪丹之属,继似清宫汤。”
       2.方论选录 吴瑭《温病条辨》卷1:“此芳香化秽浊而利诸窍,咸寒保肾水而安心体,苦寒通火腑而泻心用之方也。牛黄得日月之精,通心主之神。犀角主治百毒,邪鬼瘴气。真珠得太阴之精,而通神明,合犀角补水救火。郁金草之香,梅片木之香,雄黄石之香,麝香乃精血之香,合四香以为用,使闭固之邪热温毒深在厥阴之分者,一齐从内透出,而邪秽自消,神明可复也。黄连泻心火,栀子泻心与三焦之火,黄芩泻胆、肺之火,使邪火随诸香一齐俱散也。朱砂补心体,泻心用,合金箔坠痰而镇固,再合真珠、犀角为督战之主帅也。”
       【临床报道】
       台氏对37例中风出现昏迷、抽搐的患者,随机分成两组,治疗组使用安宫牛黄丸溶化鼻饲,对照组用安定(鲁米那)、卡马西平和二磷胆碱常量。结果:治疗组和对照组昏迷、抽搐改善,总有效率分别为78.95%和44. 44%,有显著性差异。认为对于中风昏迷或抽搐的患者早期使用安宫牛黄丸具有一定临床意义。[台银科,等,安宫牛黄丸治疗中风昏迷、抽搐37例。中国中医急症1999;8(1):32]
       【实验研究】
       实验证明,给家兔口服安宫牛黄丸混悬液lOml/kg (0.4g/kg),能明显降低百日咳杆菌0.5 ml/kg和美国大肠杆菌内毒素lug/kg混合液兔耳缘静脉注射所致的脑脊液乳酸脱氢酶(LDH)活性的升高,提示本方对细菌、内毒素性脑损伤细胞有一定的保护作用。进一步研究表明,染毒16个小时后,两组动物脑脊液LDH活性的变化与脑组织化学LDH活性的改变基本一致,对照组兔脑脊液LDH值在染毒后明显升高,同时脑组织化学LDH的酶学反应也增强、而用药组兔脑脊液LDH值在染毒后没有升高,同时脑组织化学LDH的酶学反应也没有对照组明显。说明脑脊液中LDH活性的增高,主要来源于脑组织细胞的损害,从而进一步证实安宫牛黄丸对脑组织细胞的保护作用,这种保护作用可能是其开窍醒神作用的原理之一。[刘涛,等,安宫牛黄丸对兔脑脊液乳酸脱氢酶、脑组织化学乳酸脱氧酶的影响。江苏中医杂志1987;8(6):33]
       紫雪
       苏恭方,录自《外台秘要》
       [组成]黄金百两(3.1kg)  寒水石三斤(1.5kg)  石膏三斤(1.5kg)  磁石三斤(1.5kg)  滑石三斤(1.5kg)    玄参一斤(500g)    羚羊角五两(150g),屑  犀角(水牛角代)五两(150g),屑  升麻一斤 (500g)  沉香五两(150g)    丁香一两(30g)   青木香五两(150g)  甘草八两(240g),炙
       [用法]上十三味,以水一斛,先煮五种金石药,得四斗,去滓后内八物,煮取一斗五升,去滓。取硝石四升(2k g),芒硝亦可,用朴硝精者十斤(5k g s)投汁中,微火上煮,柳木篦搅,勿住手,有七升,投入木盆中,半日欲凝,内成研朱砂三两(90g),细研麝香五分 (1.5g),内中搅调,寒之二日成霜雪紫色。病人强壮者,一服二分(0.6g),当利热毒;老弱人或热毒微者,一服一分(0.3g),以意节之(现代用法:不用黄金,先用石膏、寒水石、滑石、磁石砸成小块,加水煎煮3次。再将玄参、木香、沉香、升麻、甘草、丁香用石膏等煎液煎煮3次,合并煎液,滤过,滤液浓缩成膏,芒硝、硝石粉碎,兑入膏中,混匀,干燥,粉碎成中粉或细粉;羚羊角锉研成细粉;朱砂水飞成极细粉;将水牛角浓缩粉、麝香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即得,每瓶装1.5g。口服,每次1.5-3g,每日2次;周岁小儿每次0.3g,5岁以内小儿每增1岁,逆增0.3g,每日1次;5岁以上小儿酌情服用)。
       [功用]清热开窍,熄风止痉。
       [主治]温热病,热闭心包及热盛动风证。高热烦躁,神昏谵语,痉厥,口渴唇焦,尿赤便闭,舌质红绛,苔黄燥,脉数有力或弦数;以及小儿热盛惊厥。
       [方解]本方证因温病邪热炽盛,内闭心包,引动肝风所致。邪热炽盛,心神被扰,故神昏谵语、高热烦躁;热极动风,故痉厥抽搐;热盛伤津,故口渴唇焦、尿赤、便闭;小儿热盛惊厥亦属邪热内闭,肝风内动之候。本方证既有热闭心包,又见热盛动风,故以清热开窍、熄风镇痉为治。方中犀角功专清心凉血解毒,羚羊角长于凉肝熄风止痉,麝香芳香开窍醒神,三药合用,是为清心凉肝,开窍熄风的常用组合,针对高热、神昏、痉厥等主证而设,共为君药。生石膏、寒水石、滑石清热泻火,滑石且可导热从小便而出;玄参、升麻清热解毒,其中玄参尚能养阴生津,升麻又可清热透邪,俱为臣药。方中清热药选用甘寒、咸寒之品,而不用苦寒直折,不仅避免苦燥伤阴,而且兼具生津护液之用,对热盛津伤之证,寓有深意。佐以木香、丁香、沉香行气通窍,与麝香配伍,增强开窍醒神之功;朱砂、磁石重镇安神,朱砂并能清心解毒,磁石又能潜镇肝阳,与君药配合以加强除烦止痉之效;更用朴硝、硝石泄热散结以“釜底抽薪”,可使邪热从肠腑下泄,原书指出服后“当利热毒”。炙甘草益气安中,调和诸药,并防寒凉伤胃之弊,为佐使药。原方应用黄金,乃取镇心安神之功。诸药合用,心肝并治,于清热开窍之中兼具熄风止痉之效,既开上窍,又通下窍,是为本方配伍特点。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热闭心包,热盛动风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高热烦躁,神昏谵语,痉厥,舌红绛,脉数实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伴见气阴两伤者,宜以生脉散煎汤送服本方,或本方与生脉注射液同用,以防其内闭外脱。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治疗各种发热性感染性疾病,如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乙型脑炎的极期、重症肺炎、猩红热、化脓性感染等疾患的败血症期,肝昏迷以及小儿高热惊厥、小儿麻疹热毒炽盛所致的高热神昏抽搐。
       4.使用注意  本方服用过量有损伤元气之弊,甚者可出现大汗、肢冷、心悸、气促等症,故应中病即止。孕妇禁用。
       【附方】
       小儿回春丹(《敬修堂药说》) 川贝母 陈皮 木香 白豆蔻 枳壳 法半夏 沉香 天竹黄 僵蚕 全蝎 檀香各一两二钱半(各37.5g) 牛黄 麝香各四钱(各l2g) 胆南星二两 (60g) 钩藤八两(240g) 大黄二两(60g) 天麻一两二钱半(37.5g) 甘草八钱七分半( 26g) 朱砂适量 上药为小丸,每丸重0.09g。口服,周岁以下,每次l丸;1-2岁,每次2丸,每日2-3次。功用:开窍定惊,清热化痰。主治:小儿急惊风,痰热蒙蔽心窍证。发热烦躁,神昏惊厥,或反胃呕吐,夜啼吐乳,痰嗽哮喘,腹痛泄泻。
       紫雪与小儿回春丹均能清热开窍,熄风止痉,临证皆以高热烦躁、神昏痉厥、舌红脉实为辨证要点。紫雪主治温热病热闭心包并见热盛动风之候,多用水牛角、石膏、寒水石、滑石、玄参、升麻等药,长于清热解毒;而小儿回春丹主治外感时邪,痰热蒙蔽心窍之小儿急惊风,病机特点为“热、痰、风、惊”四字,多用牛黄、天竹黄、胆南星、川贝母、法半夏等清热豁痰之品,长于定惊化痰,为治小儿急惊风之验方。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外台秘要》卷18引自“苏恭方”:“疗脚气毒遍内外,烦热,口中生疮,狂易叫走,及解诸石草热药毒发,邪热卒黄等。瘴疫毒疠,卒死温疟,五尸五注,心腹诸疾,绞刺切痛,蛊毒鬼魅,野道热毒,小儿惊痫,百病最良方。”
       2.方论选录吴瑭《温病条辨》卷1:“诸石利水火而通下窍。磁石、元参补肝肾之阴,而上济君火。犀角、羚羊泻心、胆之火。甘草和诸药而败毒,且缓肝急。诸药皆降,独用一味升麻,盖欲降先升也。诸香化秽浊,或开上窍,或开下窍,使神明不致坐困于浊邪而终不克复其明也。丹砂色赤,补心而通心火,内含汞而补心体,为坐镇之用。诸药用气,硝独用质者,以其水卤结成,性峻而易消,泻火而散结也。”
       【临床报道】
       方氏运用紫雪口服液(紫雪散原方去朱砂后研制而成的新制剂)治疗外感高热证102例为治疗组,用紫雪散治疗本病31例作对照组,通过对比观察发现紫雪口服液具有:①显著的清热解毒作用:治疗组痊愈率达70.59%,总有效率达91.17%,均略高于对照组而无差异,表明其口服液和其散剂一样,具有显著的清热解毒功用。②较好的退热作用:治疗组体温开始下降时间及恢复正常时间均略短于对照组而无差异,表明其口服液和其散剂一样具有较好的退热效果。③明显的改善血象效果:高热过程中出现的部分血象异常者,治疗组复常率达82.26%,高于对照组,表明其口服液对血象的改善效果,略优于其散剂。④良好触的安全性:治疗过程中,两组均未见明显的不庭反应,表明其口服液和其散剂一样具有良好的安全性由此表明紫雪丹口服液具有清热解毒等显著效果,并略优于紫雪散,这可能与口服液经胃肠吸收迅速而完全,能迅速发挥治疗效应有密切关系。[方琦,等.紫雪口服液(减朱砂)冶疗外感高热证102例。实用中西医结合杂志1997;10 (1):81]
       【实验研究】
       紫雪散对五联疫苗造型大耳兔的体温,与对照组比较有极显著性差异(P<0.01),4小时降温效果有显著性差异,优于复方阿司匹林(P<0.05)。[许俊杰,等.古典清热方对家兔体温的影响。中药通报1986; 11 (1):51]
       至宝丹
       《灵苑方》引郑感方,录自《苏沈良方》
       [组成]生乌犀(水牛角代)  生玳瑁  琥珀  朱砂  雄黄各一两(各30g)    牛黄一分(0.3g)  龙脑一分(0.3g)    麝香一分(0.3g)    安息香一两半(45g),酒浸,重汤煮令化,滤过滓,约取一两净(30g)  金银箔各五十片
       [用法]上丸如皂角子大,人参汤下一丸,小儿量减(现代用法:水牛角、玳瑁、安息香、琥珀分别粉碎成细粉;朱砂、雄黄分别水飞成极细粉;将牛黄、麝香、冰片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加适量炼蜜制成大蜜丸,每丸重3g。口服,每次1丸,每日1次,小儿减量。本方改为散剂,用水牛角浓缩粉,不用金银箔,名“局方至宝散”。每瓶装 2g,每服2g,每日1次;小儿3岁以内每次0.5g,4~6岁每次1g;或遵医嘱)。
       [功用]化浊开窍,清热解毒。
       [主治]痰热内闭心包证。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盛气粗,舌绛苔黄垢腻,脉滑数。亦治中风、中暑、小儿惊厥属于痰热内闭者。
       [方解]本方证因痰热内闭,瘀阻心窍所致。痰热扰乱神明,则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涎壅盛,阻塞气道,故喉中痰鸣、辘辘有声、气息粗大;舌绛苔黄垢腻,脉滑数为痰热内闭之象。至于中风、中暑、小儿惊厥,皆可因痰热内闭,而见身热烦躁、痰盛气粗,甚至时作惊搐等症。邪热固宜清解,然痰盛而神昏较重,尤当豁痰化浊开窍,故治以化浊开窍、清热解毒为法。叶天土所谓“舌绛而苔黄垢腻,中夹秽浊之气,急加芳香逐之”即是此义。方中麝香芳香开窍醒神;牛黄豁痰开窍,合犀角清心凉血解毒,共为君药。臣以安息香、冰片 (龙脑)辟秽化浊,芳香开窍,与麝香同用,为治窍闭神昏之要品晶;玳瑁清热解毒,镇惊安神,可增强牛黄、犀角清热解毒之力。由于痰热瘀结,痰瘀不去则热邪难清,心神不安,故佐以雄黄助牛黄豁痰解毒;琥珀助麝香通络散瘀而通心窍之瘀阻,并合朱砂镇心安神。原方用金银二箔,意在加强琥珀、朱砂重镇安神之力。
       本方配伍特点:一是于化浊开窍,清热解毒之中兼能通络散瘀,镇心安神;二是化浊开窍为主,清热解毒为辅。因清热之力相对不足,故《绛雪园古方选注》云:“热入心包络,舌绛神昏者,以此丹入寒凉汤药中用之……。”
       原书用人参汤送服,意在借人参益气养心之功,以助诸药却邪开窍,适用于病情较重,正气虚弱者。另有“血病,生姜、小便化下”一法,意取童便滋阴降火行瘀、生姜辛散祛痰止呕之功,二者为引,既可加强全方清热开窍之功,又可行瘀散结、通行血脉,适用于热闭而脉实者。
       本方与安宫牛黄丸、紫雪均可清热开窍,治疗热闭证,合称凉开“三宝”。就寒凉之性而言,吴瑭指出“安宫牛黄丸最凉,紫雪次之,至宝又次之”,但从功用、主治两方面分析,则各有所长。其中安宫牛黄丸长于清热解毒,适用于邪热偏盛而身热较重者;紫雪长于熄风止痉,适用于兼有热动肝风而痉厥抽搐者;至宝丹长于芳香开窍,化浊辟秽,适用于痰浊偏盛而昏迷较重者。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痰热内闭心包证的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盛气粗,舌绛苔黄垢腻.脉滑数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本方清热之力相对不足,可用《温病条辨》清宫汤送服本方,以加强清心解毒之功;若湿热酿痰,蒙蔽心包,热邪与痰浊并重,症见身热不退、朝轻暮重、神识昏蒙、舌绛上有黄浊苔垢者,可用《温病全书》菖蒲郁金汤(石菖蒲、炒栀子、鲜竹叶、牡丹皮、郁金、连翘、灯心、木通、淡竹茹、紫金片)煎汤送服本方,以清热利湿、化痰开窍;如营分受热,瘀阻血络,瘀热交阻心包,症见身热夜甚、谵语昏狂、舌绛无苔或紫暗而润、脉沉涩者,则当通瘀泄热与开窍透络并进,可用《重订通俗伤寒论》犀地清络饮(水牛角汁、丹皮、连翘、淡竹沥、鲜生地、生赤芍、桃仁、生姜汁、鲜石菖蒲汁、鲜茅根、灯心)煎汤送服本方;如本方证有内闭外脱之势,急宜人参煎汤送服本方。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性脑血管病、脑震荡、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肝昏迷、冠心病心绞痛、尿毒症、中暑、癫痫等证屑痰热内闭者。
       4.使用注意  本方芳香辛燥之品较多,有耗阴劫液之弊,故神昏谵语由阳盛阴虚所致者忌用;孕妇慎用。
       【附方】
       行军散(《随息居霍乱论》) 西牛黄 当门子(麝香) 真珠 梅片 硼砂各一钱(各3g) 明雄黄飞净,八钱(24g) 火硝三分(0.9g) 飞金二十页 八味各研极细如粉,再合研匀,瓷瓶密收,以蜡封之。每服三五分(0.3- 0.9g,每日2-3次),凉开水调下。功用:辟秽解毒,清热开窍。主治:暑秽,吐泻腹痛,烦闷欲绝,头目昏晕,不省人事;以及口疮咽痛,风热障翳(现代主要用于夏季中暑、食物中毒、急性胃肠炎等属暑热秽浊者。外用可治口腔粘膜溃疡、急性扁桃体炎、咽炎等热毒病证。夏季以本品适量涂抹于鼻腔内,有预防温疫之效)。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苏沈良方》卷5引自《灵苑方》:“旧说主疾甚多,大体专疗心热血凝,心胆虚弱,喜惊多涎,眼中惊魇,小儿惊热,女子忧劳,血滞血厥,产后心虚怔忡尤效。”
       2.方论选录 徐大椿《医略六书》卷1:“诸中卒倒,痰热闭遏,血气不能流利而神志失养,故寒热交错,神昏不语焉。生犀、玳瑁清心热以存阴,朱砂、琥珀散瘀结以安神,牛黄、雄黄燥湿豁痰,麝香、龙脑通窍开闭,金箔、银箔镇坠心热以安神明也。诸药为末,入安息膏丸,取其解热散结、通窍辟邪,为暴仆卒中、痰血闭结之专方。调化用参汤、用童便、用姜汁,乃扶元、散瘀、降火、开痰之别使也。”

本书目录

第一章 方剂学发展简史
第二章 方剂与治法
   第一节 治法概述
   第二节 方剂与治法的关系
   第三节 常用治法
第三章 方剂的分类
第四章 方剂的组成与变化
   简介
   第一节 方剂的配伍目的
   第二节  方剂的基本结构
   第三节 方剂的变化形式
第五章 剂型
第六章 方剂的服法
第一章 解表剂
   简介
   第一节 辛温解表
   第二节  辛凉解表
   第三节 扶正解表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二章 泻下剂
   简介
   第一节 寒下
   第二节 温下
   第三节  润下
   第四节  逐水
   第五节  攻补兼施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三章 和解剂
   简介
   第一节  和解少阳
   第二节  调和肝脾
   第三节  调和肠胃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四章 清热剂
   简介
   第一节 清气分热
   第二节 清营凉血
   第三节  清热解毒
   第四节  清脏腑热
   第五节  清虚热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五章 祛暑剂
   内容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六章 温里剂
   简介
   第一节  温中祛寒
   第二节 回阳救逆
   第三节  温经散寒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七章 补益剂
   简介
   第一节    补气
   第二节  补血
   第三节  气血双补
   第四节  补阴
   第五节  补阳
   第六节  阴阳双补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八章 固涩剂
   简介
   第一节  固表止汗
   第二节 敛肺止咳
   第三节  涩肠固脱
   第四节 涩精止遗
   第五节 固崩止带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九章 安神剂
   简介
   第一节 重镇安神
   第二节 滋养安神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章 开窍剂
   简介
   第一节 凉开
   第二节 温开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一章 理气剂
   简介
   第一节 行气
   第二节 降气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二章 理血剂
   简介
   第一节 活血祛瘀
   第二节 止血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三章 治风剂
   简介
   第一节 疏散外风
   第二节 平熄内风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四章 治燥剂
   简介
   第一节  轻宣外燥
   第二节  滋阴润燥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五章 祛湿剂
   简介
   第一节  燥湿和胃
   第二节  清热祛湿
   第三节  利水渗湿
   第四节  温化寒湿
   第五节  祛风胜湿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六章 祛痰剂
   简介
   第一节 燥湿化痰
   第二节 清热化痰
   第三节  润燥化痰
   第四节 温化寒痰
   第五节 化痰熄风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七章 消食剂
   简介
   第一节  消食化滞
   第二节  健脾消食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八章 驱虫剂
   内容
   小结
   复习思考题
第十九章 涌吐剂
   内容
   小结
   复习思考题
方歌

经典中医古籍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穴位数据库(附图片)